联系我们
  • 服务热线
    TEL 010—61014482
    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华威南路弘善家园104号(弘钰博古玩市场三层办公区312-313室)
    电话: 010-61014482
    邮编:100021
鼻烟壶鉴赏笔记
更新时间:2017-05-03
来源: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民间文物艺术品商会信息中心


  • 环肥燕瘦乾隆扁儿下载

    ——鼻烟壶鉴赏笔记

    作者宋建文

    读壶
    ——自序
    大约是在十几年前,《中式生活》的总策划高强先生与主编蔡之跃先生和我约稿。交谈之后约定,每期给他们写一篇鉴赏鼻烟壶的文字。
    所以答应,是因为当时一个时期对鼻烟壶收藏的热衷与感悟。接连三次惊叹号似的感悟,使我对鼻烟壶的热衷到了顶峰。不论是心怡鼻烟壶的发现,不论是听壶友的鉴赏交谈,不论是电脑上的资料搜寻,不论是相关书籍的寻找购买,工作时间之外的闲余时间,工作思维之外的闲余思维,几乎都被鼻烟壶占据着和牵引着。
    第一次热衷与感悟是因为买到了素云道人的九龙纹鼻烟壶。在君主至上的清代除了皇帝陛下谁还敢使用九条龙?底款的素云道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角色?就是因为这两个在我脑海里萦绕盘旋不下的惊叹号的牵引,我不仅很快弄清了素云道人其人其事其经历,而且又买到了素云道人款的青花渣斗、粉彩烟壶、矾红彩盖碗。
    第二次热衷与感悟是因为买了和田青玉巧雕葫芦万代鼻烟壶。那油润如脂的玉质,那油黄的葫芦巧雕,使我一上手就觉得难分难舍了。随后是找和田玉老师的求教,随后是找苏做巧雕工艺的资料,不知不觉中一首烟壶诗随口而出:。
    第三次热衷与感悟是因为买了紫御主人款双面镌刻鼻烟诗的白玉鼻烟壶。紫御主人一定会与某个清代皇帝有关联,鼻烟诗一定出于某个清代皇帝之手,好长一段时间业余阅读一直沉浸在紫御主人与两首鼻烟诗的考证中,仿佛进了专职鼻烟壶研究员的工作室。
    正是由于上述三次热衷与感悟的感情积累、资料积累与创作欲的积累,我在答应《中式生活》约稿的同时,也满足了我三个积累的火山式喷发。积累的火山式喷发使我轻而易举地兑现承诺,期期如约交稿。后来稿约解除,没有了履约的压力,仍余兴未尽。在与壶友们玩壶、赏壶、谈壶的过程中,在自家书房里观壶、品壶、研壶的灯光里,断断续续又写出了几篇与《中式生活》约稿文体相一致的文字。前后汇总有九篇之多。汇总阅读,每次都有一种享受的感觉,渐渐觉得这应该是鼻烟壶赏玩的创新文体,可以统而言之为《鼻烟壶鉴赏笔记》。

    所谓笔记者,散文风格也。有鼻烟壶形象纹饰的描写,有鼻烟壶资料的钩沉叙述,有鼻烟壶研究结论的推测遐想。不拘于文物鉴定语言的死板、贫乏,不拘于文物鉴定结论的非此即彼,也不拘于文物鉴定争议的针锋相对。《鼻烟壶鉴赏笔记》应该力求文字优美、感情流畅、思维广袤,让读者能当做散文读,让自己能当做散文读。读文如同读壶。

    读壶,是本书编辑出版的目标,是笔者倡导鼻烟壶收藏的一种方式。赏玩鼻烟壶就是应该像读书一样,从形象入手从文字入手,读得入木三分,读到形象之外读到文字之外,读进鼻烟壶历史的长河里,读进鼻烟壶承载的文化里,读进鼻烟壶发展的创新里,读进鼻烟壶文化的传承里。

    以上《鼻烟壶鉴赏笔记》之序,与壶友与读者共勉。

    岁在丙申,正月二十七日,于北京弘钰博《贰玖学堂》。